2012雪缘园比分:“可怕的”雙縫干涉實驗:世界還是你看到的那樣嗎?

來源:狐貍等魚    2020/2/25 14:14:23
責任編輯:張小俊
字體:

雪缘园首页 www.606887.live

雙縫干涉實驗,其實就是科學家們用來證明光有波動性的一個實驗。就這么一個簡簡單單的光學實驗,又不是搞核試驗,有啥好恐怖的? 但它的確是恐怖的,可以顛覆了科學家們的三觀!為什么這么說呢?先來解釋下什么是雙縫干涉實驗。簡單來說,光就像

什么是雙縫干涉實驗?

人們這才發現,屏幕上圖案,不知什么時候,悄悄變成了兩道杠! 也就是說,沒用攝像頭看,結果是波一樣的斑馬線(干涉條紋); 用攝像頭看,結果就變成了兩道杠。

在量子力學里,雙縫實驗(double-slit experiment)是一種演示光子或電子等等微觀物體的波動性與粒子性的實驗。雙縫實驗是一種“雙路徑實驗”。

因為雙縫實驗的結果完全超出了人們平時的認知。雙縫實驗的結果使人們或多或少的對這個世界的真實性產生了懷疑。如果我們沒有觀測的時候,那些除了我們自己可以觀測到的人和事以外,其他的很多人和事會不會都是以波函數形式存在。 當我們觀測到某

在這種更廣義的實驗里,微觀物體可以同時通過兩條路徑或通過其中任意一條路徑,從初始點抵達最終點。這兩條路徑的程差促使描述微觀物體物理行為的量子態發生相移,因此產生干涉現象。

于是就由此衍生出了如下幾種較為主流的看法: 1。哥本哈根派:觀測前電子按照波函數展開(并非變成了一團云霧,這只是一種數學描述),它是干涉的。而一旦我們觀測了,那么波函數就發生了塌縮,從而我們只能觀測到電子通過了其中某一條縫,而非

“可怕的”雙縫干涉實驗及其延伸

如果有BUG,就代表我們的世界是被“人為設計”出了的! 但是我更相信量子的測不準屬性是因為我們的技術不夠,而導致的我們只是觀察到了現象,而非本質,一定有一個機制決定了其測不準這個屬性的運作!因為自然產生一定會完美自恰的! 雙縫干涉實驗

雙縫干涉實驗

在量子力學里,雙縫實驗(double-slit experiment)是一種演示光子或電子等等微觀物體的波動性與粒子性的實驗。雙縫實驗是一種“雙路徑實驗”。 在這種更廣義的實驗里,微觀物體可以同時通過兩條路徑或通過其中任意一條路徑,從初始點抵達最終點。

假若光束是由經典粒子組成,將光束照射于兩條相互平行的狹縫,則在探射屏應該會觀察到兩個單縫圖樣的總和。但實際并不是這樣,如下圖所示,在探射屏顯示出一系列明亮條紋與暗淡條紋相間的圖樣。

這個陳述的是事實,但是為了追求戲劇效果將其渲染得過于危言聳聽了。樓主如果有興趣可以直接在百度百科里搜“雙縫試驗”,其中“量子相干”分題描述的就是這個里所提及的現象,“量子退相干”就是指這種由于“觀測”而導致的相干性消失的現象,即關于“主

由于亮度分布可以用波的相長干涉與相消干涉這兩種干涉機制來解釋,意味著光是一種振動波,這促使光波動說被廣泛接受,也導致17、18世紀的主流理論“光微粒說”漸趨式微。

首先,楊氏雙縫干涉實驗用的是可見光(光子),可見光的波長與實物(雙縫)的尺寸較接近,可以看到明顯的衍射現象(如果用的單色光,則干涉條紋為明暗相間的條紋)。 實物粒子也是具有波動性的(德布羅意波),只是衍射現象不明顯。電子的晶體衍

單獨粒子的干涉現象

楊氏雙縫干涉實驗圖像是明暗相間的條紋。 雙縫的作用是形成振動情況相同的相干光源,當單縫旋轉時,雙縫被照亮的面積減小,雙縫雖然仁能形成相干光源,但由于通過雙縫的光能量減少,所以屏上仁能產生干涉條紋,但條紋變暗。當雙峰旋轉是,同樣會

隨著科技的快速進步,使用能夠發射單獨電子的物理儀器來進行雙縫實驗,每一次最多只有一個電子通過雙狹縫,而不是一大群電子在很短時間間隔內擠著要通過雙狹縫。值得注意的是,單獨電子似乎可以同時刻通過兩條狹縫,并且自己與自己干涉!

沒有。 這是我個人的一個想法:既然光有波粒二象性→那么是否說明在宇宙中充滿一種我們看不見、無法探測的物質。這種物質平靜時,我們感覺不到它,這種物質是由無數“粒子”組成。當我們可觀世界,用能量使這“暗粒子”產生波動,就形成“光”。這樣才

這解釋并不符合平常觀察到的離散物體的物理行為,人們從未親眼目睹老虎在同時刻穿越過兩個并排的火圈,這并不是很容易從直覺就能夠贊同的結果??墑?,從原子到更復雜的分子,包括巴基球,這些微觀粒子都會產生類似現象。

做不出雙縫干涉實驗的原因可能是: 1、光源不能是手電筒,必須得用是相干光,比如激光。手電是非相干光,絕對不可能出現雙縫干涉的??梢允允月蛞桓黽す獗收丈?。 2、其次,雙縫要小一些,不能太大,縫寬至少1mm一下能看見清晰干涉條紋。 平行的

延遲實驗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還在后面,在1979年為紀念愛因斯坦誕辰100周年的討論會上,約翰·惠勒提出了“延遲實驗”的構想:對電子的雙縫干涉進行了進一步思考,并指出我們可以“延遲”電子的決定,使得它在已經實際通過了雙縫屏幕之后,再來選擇究竟是通過了一條縫還是兩條。此種說法震驚當時的學術界。

1. 需要一個激光筆(發紅色激光那種,玩具級的,有些地方俗稱"紅外線"),放大鏡,紙張,頭發,刀片。 雙縫實驗的話比較難做,因為比較難劃出相距 0.5mm 或更小的雙縫. 但是可以用一根頭發來代替縫。用放大鏡聚焦激光,在焦點附近放一根頭發,就

眾多科學家紛紛進行實驗,結果是:在確定電子通過雙縫之后,迅速在擋板前放置高速攝像機時并沒有出現干涉條紋;反之,在電子通過雙縫后,迅速移除高速攝像機,干涉條紋還出現!這說明,“我”是否放置攝像機將影響電子以怎樣的方式通過雙縫。也就是說“我”現在的一個行為,竟然決定了電子過去的行為!

單電子雙縫干涉實驗 在我們儀器觀測前,結果有多條光帶。這是因為電子具有波粒二象性,波在雙縫處相互干涉的結果。但單電子如果要相互干涉,就肯定要兩條縫里都有波發出。所以當實驗結果產生的時候,幾乎所有科學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意味

對此的解釋“哥本哈根詮釋”與“薛定諤的貓”

20世紀初,物理學界對于光的波動學說和粒子學說已經爭論了幾百年了,愛因斯坦聯合普朗克一起提出了光量子學說,人們開始意識到光同時具有波動性和粒子性的雙重性質,也就是說光在傳播過程中呈現波的形態,與物質相互作用時呈現粒子形態,這種被

哥本哈根詮釋

△X:條紋間距(eg.第一級亮紋和第二級亮紋間距) 入:所發射的光的波長(一般都是激光啊什么的光的波長) L:屏幕到孔的距離 d:兩個縫之間的距離 雙縫實驗,著名光學實驗:把一支蠟燭放在一張開了一個小孔的紙前面,這樣就形成了一個點光源(從

除了光子的發射時間與抵達探測屏時間以外,在這兩個時間之間任何其它時間,光子的位置都無法被確定;為了要確定光子的位置,必須以某種方式探測它;可是,一旦探測到光子的位置,光子的量子態也會被改變,干涉圖樣也因此會被影響。

用的光源不知道是否是點光源,因為免不了的會用到了拓展光源,即使你覺得是點光源。另外,雙縫間距是否合理,光屏所處的環境是否易以觀察,不要受到其他光源的影響。而且,肉眼的分辨能力是比較弱的,發生了雙縫干涉產生的明暗條紋肉眼可能分辨

所以,在發射時間與抵達探測屏時間之間,光子的位置完全不能被確定。

就是著名的楊氏雙縫干涉。1807年,Thomas Young。 //baike.baidu.com/link?url=F7DwfDMmY7UIAr8f4VUQKaTxOk-nK2wtMCNhnluYFNtsrtCRwXdHh2pBQ2kyjhm3lUrm9NO0VZUqPc6g9hefD96n0zuAR8kVwcpmS3jiynpvyWS6xUj5KQlP1kUMFfwPa_b2uWTsLZ5scHJQ3EZA

薛定諤的貓

設想在一個封閉的匣子里,有一只活貓及一瓶毒藥。當衰變發生時,藥瓶被打破,貓將被毒死。按照常識,貓可能死了也可能還活著。量子力學告訴我們,存在一個中間態,貓既不死也不活,直到進行觀察看看發生了什么,可貓既活又死違背了邏輯思維。

盡管如此,長期以來物理學家們出于或許實用主義的考慮,還是接受了哥本哈根的詮釋。付出的代價:違反了薛定諤方程。

背后的意義

這樣稀奇古怪的事情說明了什么呢?

這說明,宇宙的歷史,可以在它實際發生后才被決定究竟是怎樣發生的!在薛定諤的貓實驗里,如果我們也能設計某種延遲實驗,我們就能在實驗結束后再來決定貓是死是活!比如說,原子在1點鐘要么衰變毒死貓,要么就斷開裝置使貓存活。但如果有某個延遲裝置能夠讓我們在2點鐘來“延遲決定”原子衰變與否,我們就可以在2點鐘這個“未來”去實際決定貓在1點鐘的死活!

這樣一來,宇宙本身由一個有意識的觀測者創造出來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雖然宇宙的行為在道理上講已經演化了幾百億年,但某種“延遲”使得它直到被一個高級生物所觀察才成為確定。我們的觀測行為本身參與了宇宙的創造過程!這就是所謂的“參與性宇宙”模型(The Participatory Universe)。

宇宙本身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而其中的生物參與了這個謎題答案的構建本身!

請注意:本文為編輯制作專題提供的資訊,頁面顯示的時間僅為生成靜態頁面時間而非具體內容事件發生的時間,由此給您帶來的不便敬請諒解!

擴展閱讀,根據您訪問的內容系統為您準備了以下內容,希望對您有幫助。

為什么說雙縫干涉實驗靈異?

之所以說其恐怖,是雙縫干涉實驗,這個實驗當觀察者出現的后,光線粒子的干涉會消失,然后變成兩個條紋。好像這些光線粒子不喜歡別人的關注一樣,看到就出現,不看到就不出現,這不得不讓人涌起恐怖的懷疑!

當有人開始看一個物體的時候,這個物體就開始發出具有粒子特性的光,因此我們就看見了。當沒有人觀察的時候,這個物體就變成了波。通俗點來說,網絡游戲在玩家們看來一直都是在不停的運行,無論我看還是不看,游戲都在那里。其實,根本就不是那樣,我不看的時候,那邊的游戲就停止了!

擴展資料:

雙縫干涉實驗介紹

在量子力學里,雙縫實驗是一種演示光子或電子等等微觀物體的波動性與粒子性的實驗。雙縫實驗是一種“雙路徑實驗”。在這種更廣義的實驗里,微觀物體可以同時通過兩條路徑或通過其中任意一條路徑,從初始點抵達最終點。這兩條路徑的程差促使描述微觀物體物理行為的量子態發生相移,因此產生干涉現象。另一種常見的雙路徑實驗是馬赫-曾德爾干涉儀實驗。

參考資料:雙縫實驗_百度百科

當年的雙縫干涉實驗,為什么讓科學家感到恐怖?

雙縫干涉實驗,其實就是科學家們用來證明光有波動性的一個實驗。就這么一個簡簡單單的光學實驗,又不是搞核試驗,有啥好恐怖的?

 

但它的確是恐怖的,可以顛覆了科學家們的三觀!為什么這么說呢?先來解釋下什么是雙縫干涉實驗。簡單來說,光就像水波一樣,如下圖,當光線通過兩道縫隙后,就會在后面的背板上產生亮暗相間的干涉條紋。

 具體的原因如下圖:跟所有波一樣,當光波波峰與波谷抵消,波峰與波峰,產生了干涉圖樣。所以,光有波的屬性。

 

后來,有科學家突發奇想,我如果把光子一個個發射出去,而不是一次性全撒出去,因為這樣光子間就不會再互相影響,從而就不會產生圖一的干涉圖樣呢?

 但是,試驗很快打了他的臉,即便一個一個的發射,干涉圖樣還是出現了,就好像一個光子可以同時穿過兩條縫隙,進而自己對自己產生干涉一樣。

當他試圖用攝像機去觀察粒子的運動軌跡時,這些粒子一個個的就像有智慧一樣,仿佛知道有人在看它們的表演,于是它們立刻停止表演,墻上的干涉條紋消失了。梅里有點不敢相信,這尼瑪不是扯嗎?我竟然被小小的粒子耍了。他一開始是拒絕相信的,但是經過無數次的驗證,他最終服了。梅里向學界公開了這一讓人“毛骨悚然”的新發現:粒子的行為竟然是由人的意識所決定的。

為您準備的好內容:

雪缘园首页 www.606887.live true //getqq.haoxyx.com/g/3514/35140997.html report 10142 什么是雙縫干涉實驗?在量子力學里,雙縫實驗(double-slitexperiment)是一種演示光子或電子等等微觀物體的波動性與粒子性的實驗。雙縫實驗是一種“雙路徑實驗”。在這種更廣義的實驗里,微觀物體可以同時通過兩條路徑或通過其中任意一條路徑,從初始點抵達最終點。這兩條路徑的程差促使描述微觀物體物理行為的量子態發生相移,因此產生干涉現象?!翱膳碌摹彼旄繕媸笛榧捌溲由燜旄繕媸笛榧偃艄饈怯刪淞W幼槌?,將光束照射于兩條相互平行的狹縫,則在探射屏應該會觀察到兩個單縫圖樣的總和。但實際并不是這樣,如下
最近關注
首頁推薦
熱門圖片
最新添加資訊
    24小時熱門資訊
    精彩資訊
    精彩推薦
    熱點推薦
    真視界
    精彩圖片
    社區精粹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手機版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 雪缘园首页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17 www.606887.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戲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004436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1102號
    {ganrao}